iPhone能不能用来拍电影?这可能是《女儿》最不重要的地方

本文由腾讯数码独家发布

从2017年开始,苹果每年都会在农历新年来临之际邀请知名导演使用iPhone拍摄一部电影化短片,以此彰显自家手机强大的拍摄能力。

这三部短片的主题无一例外都是亲情。陈可辛在2017年使用iPhone X拍摄的《三分钟》讲述了春节时坚守岗位的母亲只能与年幼儿子短暂相会的动人时刻;贾樟柯在2018年使用iPhone XS拍摄的《一个桶》讲述了儿子怀揣沉重母爱在节后返程途中的心路历程;而在今年,苹果更是邀请了两位好莱坞电影人和周迅,以iPhone 11 Pro拍摄了短片《女儿》,来讲述了母女之间的爱与和解。

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拍摄能力,iPhone早已成为普通人手中灵活又强大的拍摄工具,但电影从来都不是随性的创作,支撑起它的是一整个团队的辛劳付出,以及高昂的制作成本。这也就是为什么,苹果前两年的春节短片在饱受赞誉的同时还伴随着一些质疑和批评,因为观众觉得它们和自己的距离太远了。但今年的情况有所不同,来自好莱坞的团队用最少的辅助装置拍摄了一部平易近人、又让我们为之动容的《女儿》。

《三分钟》的惊艳与遗憾

电影是一门讲故事的艺术,因为优秀的导演、编剧和剪辑能让我们沉浸到影片当中,感受人物的悲喜;电影同样也是光影的艺术,因为优秀的摄影、灯光和美术会让我们的眼睛享受一场视觉的盛宴。

在苹果的这三部短片当中,身为开山之作的《三分钟》可以说是综合素质最高、最有电影感的一部。这当中的原因我认为有如下几个:

首先,《三分钟》的春运背景很容易就能激发我们的共鸣。嘈杂的火车站、拥挤的人群、沉重的行囊、疲惫的路途、归乡的兴奋,这是身处每年这场全球最大规模人口迁徙的我们都能感同身受的。

《三分钟》强烈的戏剧张力也很容易就抓住了观众的心。儿子为什么要背诵乘法口诀表?在人群中奔跑的他能否与母亲顺利相见?母子相见的3分钟里会发生什么?儿子能否背完乘法口诀表?与此同时,母亲的恪守岗位与对儿子的思念、儿子想见母亲又担心自己背不好乘法口诀表的内心活动,在影片中形成了鲜明的戏剧冲突。在7分钟的短片内,这些悬念和冲突一个接一个地被抛出,目不暇接又扣人心弦。

最后,《三分钟》的摄影、剪辑和声音设计也拥有相当高的水准。火车的轰鸣映衬出母亲在即将与儿子见面之际的激动与不安,车厢内快速的画面切换展现出了归乡人的喜悦与旅途的疲劳,站台上跟随儿子奔跑的镜头又把观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当然还有一直停留在画面中的三分钟倒计时,每一秒的跳动都让人神经紧绷。

《三分钟》的水准和品质无疑是相当高的,它对于当时刚刚发布的iPhone X也是一次相当成功的造势和宣传。苹果显然想要用这支短片告诉我们,自家的iPhone不仅能拿来拍照拍视频,拍电影也不在话下。

但问题在于,事实真是如此吗?如果给你一部iPhone,哪怕再给你一列火车、一个站台和几十名群演,你就拍得出《三分钟》吗?答案显而易见。

造就这部短片的价格不菲的蔡司电影镜头、大疆无人机、稳定器、监视器、三脚架和摇臂,是影片后期剪辑和调色所需的超高的专业技能,是导演摄影编剧服装美术灯光音效,而iPhone在这当中可能是最不重要的,因此,这部短片和我们在电影院看到的电影没有任何区别,是普通人所望尘莫及的。

《一个桶》为何反响平平?

苹果2018年的春节短片《一个桶》由贾樟柯拍摄,整个故事围绕着母亲为儿子返程所准备的一个桶展开。这个沉重的桶被提着坐上了摩托、轮船和汽车,期间被嘲笑、差点被遗落、又因为提手断裂滚落在地,最后谜底揭开,桶中满满的沙子和掩埋的鸡蛋让主角也让我们感受到了深沉的母爱。

和陈可辛的《三分钟》相比,《一个桶》少了几分紧张感和戏剧冲突,多了几分温吞和平淡。虽然后者的拍摄也使用了无人机和电影镜头等专业器材,但网友的争论点已经不在这上面,而是转移到了剧情的合理性上——谁会用沙子来保护鸡蛋?放大米或者稻草不好吗?

作为商业片导演,陈可辛调动观众情绪的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而以文艺片成名的贾樟柯可能欠缺或者不屑于展现这方面的能力。说它缺乏生活常识也好,故事讲述太平铺直叙也罢,总是《一个桶》的整体口碑是逊于《三分钟》的。

《女儿》的高明之处

苹果2019年的春节短片《女儿》请来了两位重量级的好莱坞电影人,分别是2017 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影片《隐藏人物》导演 奥多·梅尔菲和2020 金球奖提名影片《小丑》摄影指导劳伦斯·谢尔,女主角则由中国观众非常熟悉的周迅担任。

在一贯的亲情主题线上,《女儿》还融入了去年颇具话题性的女性意识觉醒。单亲妈妈带着乖巧懂事的女儿开出租车谋生,不仅自己的母亲不理解,也遭受着来自乘客的质疑。

但就像主角离家时说出的那句“不是所有女人都要做一样的日子”,女性不是男性的附庸,男性可以撑起一个家,女性为什么不能?自力更生的人都值得被尊重。当然在影片结尾,母女二人在雨夜的出租车中最终和解,周迅精湛的演技也令人动容。

从拍摄技法上讲,《女儿》可能仍然不及《三分钟》,但它对于苹果、对于iPhone宣传的重要意义要远超前两部短片。

首先,创作团队在专业器材的使用上面相比前两部短片要克制得多,全片没有使用任何外接镜头,95%的画面都是手持拍摄(只不过为了手持稳定加了一个拍摄支架),后期调色也都是一些非常基础的调整。

这样做虽然导致影片的画面质感略逊于《三分钟》和《一个桶》,但在最大程度上展现出了iPhone本身的成像质量,这显然是更加符合苹果宣传iPhone拍摄能力的初衷的。

此外,《女儿》的场景设计也在最大程度上凸显出了iPhone本身在视频拍摄上的最大优势,那就是灵活性。在拍摄当中,iPhone被放进了手套箱和车内这些狭小空间,还被固定在了轮胎、后视镜、车窗和车顶,在iPhone 11 Pro广角镜头的帮助下,这些场景为我们呈现不一样的视角,同时也提醒着我们,iPhone这部小小的机器拥有比摄影机更高的拍摄灵活性以及自由度。

激发创作热情才是iPhone摄影的最大意义

iPhone可以用来拍电影吗?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业内的朋友,得到的答案是“可以,但没必要”。iPhone说到底只是一部图像传感器很小的手机,用它来拍电影,你投入了数倍于普通电影制作的准备和设计,得到的效果可能还是无法企及专业摄影机。

而这当中更大的问题是,器材可能只是普通人与电影人之间差距最小的地方,电影制作中所需要的经验和技巧,那可不是花钱能换来的。

不管是被交口称赞的《三分钟》,还是反响平平的《一个桶》,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都背离了苹果制作春节短片、甚至是iPhone作为我们手中拍摄设备的初衷。

不过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苹果这一次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们不再去刻意追求用iPhone拍电影这件事,而是把侧重放在了体现iPhone独有的优势上面。看过《女儿》这部短片,我们会惊叹于iPhone直出的画质,会惊讶于iPhone在拍摄上的灵活性,而不是纠结于整部片子用了哪些昂贵的专业器材(实际上也并没用多少)。

无论是摄影还是摄像,我想苹果希望利用iPhone实现的目标并不是取代专业人士手中的专业器材,而是降低普通人进行影像创作的门槛,激发他们的创作热情。想要记录某个精彩瞬间,你不再需要随身带着沉重的相机,只要掏出口袋里那一部小小的iPhone就行了。不管怎么说,普通用户使用iPhone的诉求并不是拍电影,而是利用影像去记录光阴的痕迹、心中的感悟、以及迸发的灵感。

若文章对您有帮助,帮忙点个赞!

0
0
发布时间 2020-01-12 10: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