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做微商,空少跑滴滴,疫情下的航空从业人员自救众生相

从2020年1月新冠肺炎爆发以来,无数行业都深受疫情的影响,如今有的行业已经能复工复产,有的行业却仍然处于困境的深渊。

文| 文刀

头图 | 东方IC

“你做过副业吗?”

这几年“副业”成了斜杠青年的标配,在职场上打拼的人们,谁要是没有个副业,似乎都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然而,有的人做副业是出于热爱、特长,有的人做副业却是出于无奈、自救。

从2020年1月新冠肺炎爆发以来,无数行业都深受疫情的影响,如今有的行业已经能复工复产,有的行业却仍然处于困境的深渊。

比如航空业。

在飞机停飞、航班减少、上座率持续走低等诸多现实难题下,每一名从业人员都成了被困境裹挟的一份子,现在,他们纷纷点亮了各种“副业”技能,开启花式“自救”。

01

微商、主播、滴滴司机……

从业人员开启花式“自救”

@小鱼 28岁 初级乘务长

“身边的女同事,一大半都做了微商、主播……

小鱼,西藏航空业从人员,从见习乘务员做到乘务长,她入行已经有六七年了。

当回忆起这几个月的经历时,小鱼忍不住叹气道,“没想到都快半年了,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上班状态。”

与收入稳定的上班族不同,空姐的工资基本由基础工资、飞行时长两个大的部分组成。

其中,基础工资基本在2000-3000元范围内,扣过五险一金后所剩无几,因此飞行时长基本决定了每个月到手工资的多少。

小鱼表示,往年每个月的平均飞行时长都在80-100小时,但由于疫情航班减少,这两个月虽然好转了一些,但飞行时长基本还是在40-50小时的范围内徘徊,基本少了一半。

而飞行时长不够,带来的连锁反映正是工资的急剧缩水。

小鱼说:“最惨的时候是刚过完年,那时很多人都在居家隔离,二月飞了不到20个小时,最后工资只拿了个平时的零头,太惨了。”

实际上,小鱼只是一个缩影,千千万万的空乘人员和她一样,正面临着飞行时长减少,工资大打折扣的难题。

但生活还得继续,怎么解决囊中羞涩的难题?不少航空业的从业人员开始做起了副业,小鱼说,“一大半都去做了微商、主播……”

比如在抖音上搜索“空姐”的关键词,会出来不少相关的“空姐网红”,其中有不少人也在抖音上直播带货,做的不亦乐乎。

小鱼说:“我观察了一下,做微商的一般都是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空姐,能看出确实想赚点钱补贴家用。”

相对主播带货而言,微商几乎没有什么入场门槛,但对于拥有大量粉丝基数的主播而言,做主播带货肯定比微商赚钱。

“做主播赚钱的空姐太少了,”小鱼说,“从我身边同事的情况来看,拍抖音、做主播的大都是入行不久的小姑娘,更多的可能就是想玩玩、想火而已。”

@妮妮 24岁 乘务员

“同事做微商做的太好,把工作给辞了。”

妮妮,就职于top 3某航司,是一名国际航线的乘务员。

自疫情以来,国际航班基本停摆,妮妮和身边飞国际航班的同事们,集体陷入了基本没有工作的尴尬状态。

最近一段时间,妮妮身边原来做代购的空姐们,一股脑地扎堆去做了微商。

有卖束腰、塑身衣的:

有卖护肤品、化妆品的:

还有专职卖袜子的:

妮妮总结了一下,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种类,还有卖燕窝、卖枇杷膏、卖服装、卖酵素、卖土特产的……总之就是一句话,“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微商不卖的。”

对于这种扎堆做微商的现象,妮妮也表示理解,“做微商也没啥不好的,也是一条路,总是自己正正当当赚的钱。”

毕竟虽然国内航班恢复了不少,但国外疫情的反复,让国际航班的复工遥遥无期,大家总要想办法找点事做,才不至于坐吃山空。

但妮妮还是忍不住吐槽,有的微商实在是过于浮夸。

“昨天还是一起讨论工资只发了几千块的同事,没几天突然就变成了XX董事长、总裁,还拉你当代理,感觉和传销一模一样。”

然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我有一个同行,已经是孩子妈妈了,做微商好几年了,她可能是我认识的微商里真的赚到钱的,”妮妮提到,“这次她趁机把工作都辞了,就全职在家做微商带孩子。”

@大伟 27岁 安全员

“快撑不住了,准备去开滴滴、或者代驾。”

“没钱的日子,真的好难!”

大伟是某大型航司的安全员,他透露,最近几个月工资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二,“原来到手的平均月薪在12k-14k,而现在每个月工资到手只有五六千。”

好在大伟属于国有航空公司的一员,虽然工资锐减,但最起码旱涝保收、五险一金依然在正常缴纳。

但另外一些从业人员的处境可能更差,比如在知乎上,就有人匿名透露了窘迫现状:

工资不够,副业来凑,女性都去做主播、微商了,男性都在做什么副业呢?

“我有个认识的机长,家里是开羊蝎子火锅的,现在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火锅店帮忙,”大伟说,“但没有‘家业’的同事只能靠自己,我身边的同事大多数也都是这种人,大家都挺默契的去兼职跑滴滴了。”

一开始,大伟并没有去做副业的打算,总觉得扛几个月疫情就过去了,没料到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完全复工。

“平时每个月飞80个小时,现在也就是30个小时,感觉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大伟说,“但我也没啥别的一技之长,目前想到的也只有去开滴滴,或者代驾。”

02

全球航空业:困境背后,苦等复苏

其实,在航空业的从业人员们开启花式副业的背后,反应出的正是航空业的艰难处境。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发布的《全球航空运输业财务预期报告》显示:

2020年,全球航空公司将亏损843亿美元,净利润率下降20.1%;

收入预计只有4190亿美元,比2019年收入下降50%。

其中亚太地区首先受到疫情冲击,预计损失也是最大的,

全年亏损恐达到290亿美元。

亏损的口子最后到底有多大,现在尚未可知,但从全球航空业的各种数据来看,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以国内各大航空公司一季度的亏损额为例,可以窥见冰山一角。

比如最近因为推出“周末随心飞”套餐而热搜的东方航空,2020年一季度运输旅客人次比去年同期锐减了57.06%,大幅亏损近40亿元。

再比如一季度航空公司的净利润,基本上全军覆没:

吉祥航空亏损超4.9亿

春秋航空亏损超22亿元;

中国国航亏损超48亿;

南方航空亏损超52亿;

而国外航空业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好转的迹象。

根据航空数据分析机构Cirium的统计,截止到6月初,全球57%的飞机仍处于停飞状态。

巨无霸航空公司,比如美国航空、达美航空、汉莎航空等,都在依靠各国政府续命。根据5月29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公布的一组数据,全球政府已经给予航空公司123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

可以看出,在疫情影响下,今年的全球航空业都受到了沉重打击,无一幸免。

也正是因此,很多航空业的从业人员们做起了副业,毕竟不管疫情什么时候能彻底过去,生活不可能永远按下暂停键。

事实上,不止是从业人员,为了自救,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也使出了十八般武艺。

还是以东航为例。2020年上半年,东航发行了24期超短期融资债券,融资金额接近500亿人民币,下半年的到期债券还有400亿左右。

为了回笼资金、稳住现金流,前不久东航就推出了一款现象级产品“周末随心飞”,引发消费者哄抢、黄牛爆炒;紧跟着,华夏航空也推出了类似的“2999元套餐”。

闲鱼上出售的东航“周末随心飞”套餐

比如今年618期间,数十家国内外航司的空姐变身主播,在线带货。除机票外,机模靠枕,瓷器、美食,以及航司的文创产品都成了直播销售的重要产品。

川航空姐王丽云参加天猫国际“重连全世界”直播

图片来源:天下网商

再比如南方航空开始承接企业团餐,四川航空做起了火锅外卖,厦门航空更是从生鲜电商“鹭鲜生”,一直卖到了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

另外,从3月份开始,已经有一些客运航空公司开始向货运客户提供包机服务,一些国际航空公司开始定期运营货运航线,而另一些公司则通过在座位上放置轻箱以利用客舱空间。

首都机场地服公司出港货物仓库内,工作人员分拣货物

图片来源:新京报

在上述采访中,空姐妮妮、安全员大伟等从业人员均提及:所在航司均存在“客改货”业务,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

显然,“客改货”业务已经成为航空公司短期“自救”的共同选择。

结束语

有一种说法称,在过去的50年间,新冠肺炎疫情是航空业遇见的最大黑天鹅。

2020年已经过半,但航空业的全面复工依然前途未卜、令人揪心。

好在随着国内疫情的稳定,中国民航正呈现出V型反弹的趋势。

根据飞常准6月初发布的报告,无论是航班起降次数、飞机利用率,还是上座率,国内航空业都已恢复到疫情前约七成的水平。而部分国际航线通过“客改货”的自救手段,甚至实现了盈利。

虽然离整个航空业完全恢复或许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对于航空业而言,也是这个道理。

-全文完-

若文章对您有帮助,帮忙点个赞!

0
0
发布时间 2020-06-28 17:36:06
0 条回复(回复会通过微信通知作者)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登录 后再进行评论
(微信扫码即可登录,无需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