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人都难逃牢狱之灾,韩国总统为何爱敲打三星?

从某种意义上,三星从一家民营企业,成长为影响韩国民众方方面面的财阀,离不开韩国政府的支持。

据韩联社26日报道,韩国大检察厅调查审议委员会26日开会审议检方针对涉嫌非法继承经营权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提起公诉是否妥当,最终做出建议终止相关调查、不提起公诉的决定。

这也意味着,三星的第三代接班人李在镕有惊无险地渡过了至暗时刻。但很难说,财阀三星与韩国政府之间的博弈,将就此画上句号。

三星财阀养成记:从民企到寡头

从某种意义上,三星从一家民营企业,成长为影响韩国民众方方面面的财阀,离不开韩国政府的支持。在“流水的总统,铁打的三星”的特殊政商格局下,代表国民经济的三星与代表公权的青瓦台,是相爱相杀的畸恋。

三星帝国肇始于1938年,其最早的雏形是三星商会。彼时,韩国是日本的殖民地,三星商会最初涉足的产业是啤酒酿造。

殖民体系之下的三星,发展得不温不火。但能够活下来,便已经领先了国内同行的大半截。真正让三星走向财阀之路的是二战结束后,李承晚政府对它的大力支持。

李承晚与大邱李氏关系匪浅。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父亲李赞宇是韩国1919年“三一运动”的重要支持者,这场运动的另一位重要组织人物,便是后来成为韩国第一任总统的李承晚。

日本宣告投降后,结束流亡生涯的李承晚几乎在归国后的第一时间,便前往大邱拜访了李家。李承晚对后辈李秉喆说,需要他为国家多做些事,并邀请他有空到他在汉城梨花府坐坐。

1948年11月,李秉喆在汉城创立“三星物产公司”。其主要业务其实就是进出口贸易,将韩国海产品出口到中国香港、中国澳门、新加坡等地,同时进口钢材、医药品、白糖、缝纫机和化肥等商品。成立仅一年的三星物产,就实现了1.2亿韩圆的盈利。

1951年1月11日,李秉喆在釜山成立“三星物产”株式会社。三星物产的3亿元资本变成了60亿元。

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李承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三星通过自身的发展、对外收购及政策性接管,三星集团已经初具规模,并成为了集生产、流通、金融一体化的韩国财阀。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财阀经济正式开启了深度捆绑国民经济的新征程。

缠斗半个世纪:三星掌门人的牢狱诅咒

牢狱之灾,是三星帝国历代掌门人,绕不过去的坎。

从创始人李秉喆,到第二代掌门人李健熙,也包括三星的第三代接班人—李在镕,都曾在与韩国政府这一巨兽的搏斗中落败。

这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持续半个世纪之久也未曾结束。

1961年,朴正熙通过发动军事政变登上总统的宝座。在其发动的一系列清算行动中,前总统李承晚的“钱袋子”—三星株式会社首当其冲。

1961年6月26日,李秉喆刚一回国,便被“软禁”起来。随后,三星补缴了大量税费才得以过关,暂时保住了三星家族企业的属性。

但朴正熙政府从未放弃将三星国有化的努力。军人出身的朴正熙,利用三星的“储位”之争,牢牢掌控了鲸吞三星的节奏。

1966年,李秉喆长子李孟熙举报三星进口白水泥等建筑材料为名走私糖精原料。事后,李秉喆次子李昌熙被判入狱半年。

1969年1月,李昌熙向总统朴正熙举报,李秉喆有“小金库”。为了平息总统的怒火,三星不仅交出巨额的罚金,也出让了大量股票。三星的国有化进程,加速了步伐。

三星储位之争的高潮,是韩版的宣武门之变。1973年,李昌熙利用自身的职务之便,秘密搜集李秉喆的“违法”行为,并将这些材料罗列成册,写成请愿书递交给韩国总统朴正熙,朴正熙采用适当的方式,将请愿书事件透露出来。但李昌熙的逼宫,并没有成功。这场“政变”的最大受益者是虎视眈眈的军政府。

在军人总统的操盘下,“肢解李家,国有化三星”是既定的目标已经完成大半。在三星,李家不仅丧失了控股的地位,其把控要害部门的势力被驱逐。仅有创始人李秉喆和其三子李健熙在三星留名。这是三星距离国企化最近的时刻。

1987年11月,李秉喆辞世。接替这一资本寡头的是未曾参与夺嫡之战的三子李健熙。但同样,牢狱的诅咒也未曾让三星的第二代掌门人幸免。

李健熙执掌三星巨舰的时候,正处于全斗焕-卢泰愚时期。虽然也是通过军事政变上台,但全斗焕也好卢泰愚也罢,显然对金钱的兴趣远远高于国有化三星。

1995年韩国开始调查全斗焕及卢泰愚涉嫌贪污超过40亿美元的案子。其中,三星电子的行贿案值之高,创下韩国历史的记录。

1996年,李健熙被指控在1989年和1992年向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行贿,被法庭判处两年监禁,缓期三年执行。

2008年,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而被起诉,最终被判3年监禁,缓刑5年执行。

随着李在镕正式接管三星,家族命运的诅咒也再次降临到第三代掌门人头上。

2016年10月24日,朴槿惠“亲信门”事件爆发,三星深陷其中。次年1月12日,负责调查总统亲信门的独立检察组传唤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全面调查李在镕是否利用行贿来谋取利益。2017年,1月16日,独立检察组决定以涉嫌行贿和作假证拘捕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在2018年2月5日,李在镕二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并当庭释放。

而最近的案件中,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指控李在镕等三人涉嫌不正当交易、操纵股价和违反上市企业外部审计相关法律。

在此之前,李在镕就成立工会等问题向国民道歉。随后,其又公开表示,不会让自己的子女拥有公司继承权。

面对公权,商人表现出了足够的谦卑。但深度捆绑国民经济的庞大寡头,打一个喷嚏,也会让政府难堪。

若文章对您有帮助,帮忙点个赞!

0
0
发布时间 2020-06-28 17:30:39
0 条回复(回复会通过微信通知作者)
点击加载更多评论
登录 后再进行评论
(微信扫码即可登录,无需注册)